记忆训练

记忆方法转为实际应用的困惑与思考

来源:网络 2020-06-21 作者:未知

随着年龄、学业、工作的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力问题,为此,开始寻求增强记忆力的方法,但人们往往是记忆方法学了不少,在实际应用中却难以奏效!

那么记忆理论如何才能轻松转换为实际应用呢?在这个过程中,又有哪些困惑与思考?一起来看看下面这篇文章,或许能对你有所启发!

以下是原文:

为了考证偶然的情况下接触到记忆方法,学习记忆图像法确实受益匪浅,对记公式记短文章确实很有效果。没想到只是换一个思考方法,把文字转为图像记忆时间和效果就提高了那么多。
    
可当面对大量要背的考试书时,却觉的不是那么有用了,主要的原因就是桩子太少地点桩觉得不太适用,一本书最少300页纸,一页纸上最少要用到2-4个桩子,而要背4本书这样一算最少也要2000个桩子,这即难达到也费时间,对于考试就在眼前的我来说真是万难达到。
 
思维导图也画过,不过一开始走入了歧途,首先快速把课本中的关键词、重点词提出来,然后一股脑的输进导图中,你想想一本书那么多万字,你再怎么提练也有几万字啊!

这一个个的输进电脑中花费了我太多的时间,虽然导图内容很简明可才录入那几十张纸,效果还是太慢。
 
不过从中我到觉察到导图不是无用,是我目标弄错了,它的目的是把大纲、把小节的关键词录入,让我们对整本书在空间上有个认识。

记忆宫殿

这就象盖房子一样:一定要先圈好地算清楚面积,才明白能盖多大的房子原理一样,让自己的大脑对要记的知识有个量、有个大致内容的记忆。
          
面对困惑我在网上看了大量的贴子,终于有了点收获觉的大奔旦的方法给了我提示:我问自己为什么图像记忆比通常的死记硬背效果要好?为什么面对大量记忆内容时就觉得图像法效果不佳?

我的回答是,图像记的牢、记的久,一方面跟我们右脑对图像记忆能力强有关,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回忆方便,当文字转换成图像后,我们为了害怕忘记,会潜意识的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去回忆这些图像,而回忆图像不用去翻书、不影响正在做的事、不用怕人知道你在想什么。
 
这样通过大量、快捷、有效的回忆很容易使我们对该记的东西越记越牢,我觉的这才是图像法最有用的地方。

可我们面对大量材料记忆时就会发现自己刚编的图像故事,却不那么容易做到随时随地的回忆,这就是因为我们手上的桩子也就是我们头脑连系书本的线不够用,没有这线我们的头脑就无法联接刚记的材料,无法做到随时随地的回忆,那图像记忆的效果自然也就不明显了,这也是记忆法应用到实际工作学习中最大的困难。
 
针对这点,我觉的大奔旦说的记字典的方法,应该可以运用到实际的背书中来,以熟记新、以图记新、以序记新就是前辈给我们的提示,花大量的时间练数字、记扑克的目的是为了更快、更好的转图,但对于我们这些要考证的人来说只要转图没有太大问题,如何记住大量的资料才是考虑的重中之重。
 
我想桩子数量的解决之道就是以熟记新,我就尝试把自己背的数字编码进行类似于恩爱情仇的扩充,我的数字编码中有人、动物、植物、物体我想能不能从生死仇变四个类别上进行扩充?

树我想到它的恩人或生命源阳光、它的死敌锯子、它的仇人虫子、它的变化桌子等,但很快发现行不行,首先无法对编码进行四个相同类别的扩充,而且回想不易,比如树的仇人是虫子,但虫子也可以是锣鼓的仇人,阳光是树的生命源也同样是别的植物的生命源。
 
我想编码的这种扩充不叫以熟带新,而应该叫创造联结,不是以熟带新的发现联结,所以我想到熟悉的36计,每一个字都可以确定一个物体,还有前辈们用的剧情记忆法,我就尝试把看过的电视根据恩爱情仇做桩子感觉应该可行,且又是以熟带新,只要我先用数字编码表先背好这些主线故事人物,再用恩爱情仇联想就行了。
 
记住人物的特点而不是他的姓要记住人物在剧情中展现的状态、让人印象深刻的场景即可。树字编码表就象大树的根通过它记住一个个新的东西,等新的东西吸收消化后再把它们拆分组合成新的桩子,就样无限发展下去,这也正符合思维导图的理念。
 
我想就拿背书来说用母钩某一提纲内容时,必将与提纲中的关键词(用谐音法或提代法转换成图像)挂钩,这时就可以把关键词所变图像做为此页内容的子钩,当然前提条件是其必须非常的熟悉,否则一旦丢失会造成后面的内容遗失,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发现联接吧。
 
一开始我也跟大家一样,经历过新奇到困域再到无奈的心态,觉的前辈高人都挟宝私藏,不肯分享记忆术的实际方法,而通过最近的反思与思索觉的就象各位前辈所说:
 
记忆宫殿是要靠自己去修筑的,每个人的宫殿都是不同的,就拿桩子来说每个人的桩子或母钩都需要靠自己从日常的生活和学习中积累,只有通过这种悟的过程你才能达到道的境界,只有自己能把记忆的原理详细的从感觉转变成表达时才刚画了记忆宫殿的地图!

前面的路很长要有恒心……
 


本文相关文章推荐
热门文章推荐